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:杀白兰王者,大唐苏定方是也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1233.杀白兰王者,大唐苏定方是也

    看着惊慌溃逃的吐谷浑人,已然是胜负已定了,剩下的就只有扩大战果了,然而如何扩大战果却是又有不同的方法。

    苏定方早已经瞅准了白兰王,看着众军拥促的白兰王向着后方曼头城的方向撤去,苏定方岂能让他如愿,召集身边千余兵马,拉过一匹惊慌的战马,翻身上马,调转马头,狠狠地一踢马腹,直向着白兰王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“白兰王休走”。苏定方挥舞着横刀横冲直撞,劈翻了一个又一个的吐谷浑乱兵,化作了锋矢在前面开路,其后千余唐军紧紧相随。

    白兰王也是听得懂些许汉话,听得大喝,不由得胆战心惊,哪好回头,趴在马背上就是拼命逃窜,好不容易冲出了曼头山营地,身边仅剩数十骑士跟随。

    而苏定方却仅有十余骑追了上来,其余唐军却是没有抓住受惊的战马,未能跟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苏定方等人也仅仅只有一把横刀,没有长枪,更没有箭矢,看着白兰王在前面跑着,要不了多远就跑到曼头城了。

    苏定方等人也是心头大急,眼看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远,苏定方也是大恨,恨胯下战马不行,恨未曾带有弓矢,恨没有提前在其后布兵拦截……

    终于,矮小的曼头城已经映入眼帘,白兰王大喜,直喊道:“快给本王开门,快开城门”。

    然而凌晨的曼头城却是一片漆黑,绕是城门楼上有着些许灯火,却是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白兰王脸色煞白,再次大喊,终于,城上的人从酣睡中惊醒了,带着几分起床气怒道:“哪个卑贱的东西在吵闹?”

    白兰王被骂了不怒反而一喜,还没来得及说话,其后数百步之远的苏定方便是提气大喝道:“大唐天兵至此,蛮夷何不早降?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喝直喊得苏定方都破音了,但是取得的效果却是异常明显,城门楼上的吐谷浑守卫听得这话,瞌睡都吓醒了,忙是奔走大喊道:“快,快,唐军来了,唐军来了,快去禀报大王”。

    而城门前的白兰王傻眼了,看着身后愈来愈近的苏定方等人,心中又急又怒,又是经过半夜惊恐,历经大败,年过半百的白兰王竟是大叫一声,指着城楼上面哇的吐出一口鲜血,栽倒马下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大王”。其亲卫顿时大惊,下马护着。

    苏定方看着城楼上奔走的吐谷浑守卫,又看了看倒在城门前的白兰王,一咬牙喝道:“杀”。

    当即拍马冲上前去,一刀砍翻了下马扶着白兰王的亲卫,也不管他人,只一刀便砍下了不知是死是活的白兰王头颅,一个俯身提起头颅,调转马头,看着城头惊慌莫名的吐谷浑守卫,还有那源源不断跑向城头的吐谷浑兵马,苏定方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高举着白兰王人头,脸上溅满了鲜血,嘶声吼道:“杀白兰王者,大唐苏定方是也,哈哈哈……”。

    说罢领着十余唐军当着吐谷浑大军的面,从曼头城下扬长而去,只留下那狂笑声回荡在这座雪域孤城上空。

    待得吐谷浑兵马反应过来,急忙射箭,乃至派兵追击的时候,苏定方等人早已走远。

    曼头山,燃烧了半夜的大火,到现在也差不多烧尽了,仅剩四周零星的火堆。

    随着朝阳的升起,雪原上渐渐明亮起来,随之映入眼帘的是残肢断臂和死尸布满营地,散落的刀枪剑戟、情绪平稳下来四处游荡的无主战马,还有那一处又一处的血洼,无不在显示着这处战场的惨烈。

    临时的中军帐中,李大亮一脸沉重,好像并没有获胜后的喜悦,相反还有些低沉,随着帐帘被掀开,契苾何力走进帐中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找到苏烈吗?”还不等契苾何力说话,李大亮便是抬头问道,眼中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契苾何力也是脸色低沉的摇摇头,李大亮见此心底一沉,虽是胜了白兰部,但是跑了白兰王,又折损了一员大将,这却是不知道是悲是喜的,而且,苏烈可是太子亲信呐。

    这时却又是听到契苾何力说道:“不过听有些将士说,混战之中,似是听见苏将军高喊了一声“白兰王休走”,末将猜想,苏将军会不会是去追杀白兰王去了,毕竟他从左侧山坡冲下,便是直向着白兰王王帐而去的”。

    李大亮一听眼皮子一翻,继而又是愠怒,心里暗骂:这个苏烈,枉说他多有智谋,善于用兵,却是逞此匹夫之勇,穷寇莫追的道理也不知晓。

    正在暗骂时,外间响起喧闹声,亲卫掀开帐帘,一脸欣喜的禀报道:“启禀总管,苏将军斩杀吐谷浑白兰王,顺利归来”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苏定方也是提着一颗人头,走进了大帐,哄然拜道:“末将斩获吐谷浑名王白兰王人头在此,归来甚迟,请总管恕罪”。

    李大亮瞪大了眼睛,急忙下座,一把抓过那颗人头,看了看又看向契苾何力,契苾何力也是瞪大眼睛点头确认道:“正是白兰王”。

    “哈哈,苏将军先有献计之功,现有斩杀白兰王,功莫大焉啊,快快歇息,与我细说,苏将军是如何斩杀这白兰老贼的”。

    白兰王可不是普通人,他可是吐谷浑数一数二的大名王,斩杀白兰王这等人物可谓是大功一件,李大亮怎么可能还去怪罪,至于什么穷寇莫追的就更是不用谈了,失败了那叫穷寇莫追,成功了这就叫大功一件了,虽不是他斩杀的,但他作为领军主将,也是有功劳的。

    待得苏定方说完了过程,李大亮也是惊叹道:“苏将军仅率十余骑追杀至曼头城下,斩杀白兰王从容归来,真是好胆魄啊”。

    契苾何力也是敬佩的称赞道:“苏将军真乃万人敌,一人吓得曼头城全城吐谷浑人不敢追击”。

    苏定方却是擦了擦脸上的血水汗渍,略过话题直说道:“总管,末将方才看那曼头城防守人数不多,城不高,墙亦不厚,我军宜一鼓作气,拿下曼头城”。

    李大亮闻言一怔,有些迟疑,毕竟厮杀了这么久,军士疲惫,若再是强攻曼头城,说不定会碰壁,到时候,折了锐气反倒不妙。

    这时,契苾何力却是皱眉说道:“总管,我军帐篷已经全部焚毁了,白兰部营帐也烧毁大半,已不够我军晚上驻扎了,至于那些俘虏,更是没有住处,说不得要被冻死了”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总管还有何犹豫,且驱赶白兰部俘虏前去攻城,十几具尸体堆积,便可轻易踩踏登上曼头城,而且此刻曼头城见了白兰王尸体,定是惊慌失措,人心惶惶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若再是犹豫,我军疲倦,可就是时机不再了”。

    苏定方也是面露焦急,站起身来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听得苏定方的话,李大亮二人嘶了一口冷气,好狠,这苏烈平时看着和气,却是出口就是用尸体去堆积…踩着俘虏尸体登城……

    见得苏定方如此坚决,李大亮也是同意了,毕竟苏定方西征以来,这才短短半月不到,就是表现突出,可见确实是有几把刷子的。

    苏定方了命令,大喜,忙是出去手拢本部人马,却是发现,归属他的五千本部人马此时只剩三千多人了,来不及心疼,苏定方胯上了自己的草原良马,领军直奔曼头城。

    曼头城距离曼头山不过十余里之远,快马奔驰,不多时就到了。

    苏定方看着眼前低矮的曼头城,不屑之色溢于言表,这么低矮的围墙也敢叫做城池,这种砾石沙土夯成的墙壁,他甚至都能够徒手攀登上去。

    身后契苾何力驱赶着俘虏还在后面,苏定方大喝道:“我乃大唐左领军卫将军苏定方,贼酋何在?”

    听得苏定方这三个,矮墙上的吐谷浑人一阵慌乱骚动,毕竟城门前的血迹还未干,就在几刻钟之前,这个汉人将军当着他们三千多勇士的面,杀了他们强大的白兰王,而后安然离去,这等威慑不是短时间能够消去的。

    “大、大王,他就是刚刚那个唐军将领,就是他杀了白兰王……”。

    墙垛之后,一名身材瘦小的吐谷浑人正在向一旁一个衣着华丽的人颤颤说道,

    毕竟吐谷浑之中也不是人人都听得懂汉话,这个驻守在曼头山的名王就是不懂汉话,只得靠翻译。

    这个名王就是吐谷浑的广定王,也是吐谷浑传承甚久的一位王爵,而且还是慕容家族的嫡系后裔分封的,血统高贵,这曼头城便是他的封地,但也仅限于这一小小的城池,广定王的势力比之与白兰王的势力来说不值一提,毕竟白兰王是割据一方,而广定王仅仅只有这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而且白兰王虽是有些自矜功伐,性格霸道,但是好歹有些能耐,而这个广定王就是出了名的懦弱昏聩了。

    听闻外面那个英武的汉家将军就是将白兰王斩杀在自家门前的人,广定王浑身一个激灵,刚刚看见白兰王那具无头尸身,他可是颤栗了许久的,白兰王那么厉害的人物都被他杀了,我、我能抵挡得住吗?

    :。: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