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6章 土匪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作为云部特工的专属后勤保障人员,所保障的对象丢了,齐老大自然也就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齐没有办公室,给他根网线,他抱着笔记本,在哪里都是办公室。和晓东驻扎在黄岛这两年,其实闲暇的时间居多,毕竟修者不会天天有,他们大多数时候还是在待命。

    吃着火锅唱着歌,他们在保家卫国。

    而现在,表面上生活和以前没什么不同,可是晓东不见了,老齐心里空牢牢的。

    突然很想吃火锅。

    合金匕首切出来的羊肉片,薄如蝉翼,根本不用扔进锅里煮,筷子夹住,红汤里蘸一下就能吃。筷子夹着的部分其实还是生的,不过没关系,这样吃起来更加鲜美,熟肉的香混合着生肉的鲜,两种滋味融合在一起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在,只能去买现成的羊肉卷了。

    底料他也不会炒,还好那种包装的成品味道也还可以。鱼丸、虾丸、羊肉肥牛,乱七八糟买了一大堆往家里走,感觉自己东西买多了。

    或者不是东西买多了,而是人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掏钥匙开门,低头换鞋的工夫,一个黑塑料的套在了脑袋上,紧接着胳膊被人往身后一扭,身体被按在地上,双手在后面被绑了起来,老齐张嘴就骂街:“土匪我操你大爷!”

    黑塑料袋外面,吴晓东沮丧的声音传来:“这特么你也能知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哪次借钱不玩这么一出?”

    “那你借不借?”吴晓东一点没有松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借!”

    于是吴晓东继续绑。

    老齐只是个普通人,在吴晓东面前,弱得跟鸡一样,哪有还手的力气,三下五除二,被土匪绑好扔在了地上,黑塑料袋仍旧套在脑袋上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土匪,你个王八蛋!你等老子要是觉醒了的!我非弄死你不可!”

    虽然打不过吴晓东,可是齐老大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,人被绑着,依旧大骂不止。

    吴晓东嫌烦,然后开始脱老齐的袜子。

    “晓东,我错了!”

    老齐机灵啊,再不认错,袜子一准儿塞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马勒戈壁的,老子还是你领导呢!你就这么对待自己领导?奶奶个腿儿的!

    眼睛看不见,就听那边翻箱倒柜的声音,老齐忍不住又骂了,“你特么借钱不会自己拿手机转账吗?就五千,多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只要现金!”

    “哪他么有现金啊?就钱包里那几百,你直接拿走吧!”

    “已经拿了,不够,还有吗?”

    老齐趴在地上,虽然被打劫,可是心里没有任何沮丧,还有点小兴奋,毕竟晓东没死!

    “有你妹啊!这年头谁没事现金放家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两千吗?”

    老齐一慌,“我草,那是我留着的新票,都是连号的!里面有尾号88888的!”

    “行,这张五个八的给你留着,剩下的归我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齐老大还想张嘴骂街,想了想还是算了,这次不要现金,肯定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土匪,这些天你都去哪了?定位器也没有信号,你也不说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“有新任务,定位器摘除了!”吴晓东顺嘴说道。

    哥俩一个绑在地上,一个站着翻箱倒柜,俩人就这么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新任务?

    齐老大心中恍然,怪不得向上反映领导不着急呢,弄了半天给晓东安排了新任务!

    想想也能猜出了个大概,估计是遇到了机缘巧合之下,吴晓东打入了以白长生为首的犯罪集团的内部了!

    话说这些犯罪分子这么穷吗?打入内部之后还得到我这来借钱?

    再说了,你特么都犯罪分子了,你非得来打劫我?羊毛非可我一只薅吗?

    “土匪,你注意安全!”

    再说话,屋里已经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?晓东?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走先把我解开啊!”

    “土匪我日了你个大爷!GTMD!”

    土匪绑得不是很紧,老齐挣扎了一会儿,好歹是挣脱了,摘掉脑袋上的塑料袋,一看屋里,满地狼藉。

    孙子!

    一面归置东西,一面咬牙切齿的骂街,等把屋里东西都拾掇完了,发现刚买回来的羊肉片什么的也被这厮给拿走了!

    你还是个人吗?孙子啊!太特么孙子了!

    老齐这个恨啊!你特么呆一会儿,咱俩火锅支上,边吃边喝,吃完你拍拍屁股走人,我也算你是个人!你特么抢我羊肉片!

    还有鱼丸、韭菜花、豆腐乳,火锅底料……

    连烧饼都没给留下!

    心脏被气得突突乱跳,最可气的是这时候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从商店出来时结账的凭条还在,老齐气鼓鼓地穿鞋又出了门,楼下不远,又进了那家卖牛羊肉的小超市,把凭条递给老板,“受累,这些东西找原样再给我来一份。”

    老板抬头一看,“刚才你不是来过了吗?呦?没够吃啊?”

    老齐咽了口吐沫,“我说我买的羊肉片被人抢了,你信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年头,有深度的书未必大火,有能耐的人未必有钱。

    吴晓东需要钱,可是又不能去偷去抢,所以只能去打劫自己的好基友,反正以前没钱的时候也是这么过的,大不了发工资之后在还呗。

    偷书不能算偷,那抢老齐能算抢吗?

    话说老齐真特么穷,算上收藏的一千九新票,他才抢了两千三。

    看来随着手机支付的普及,抢劫也是夕阳产业了……

    还好有羊肉!这几天实在是太素了,除了那天炖了只老母鸡,他几乎就没碰过肉!

    回到郑德武家的土坯房,翻了半天也没找到火锅,包括电磁炉,电饭锅什么的代替品都没有。不过这难不住吃货,羊肉扔在外面雪地里先冻着,晓东自己捡劈柴烧炭,就在院子里用旧砖头垒了个小灶台。

    郑德武去帮人给果树剪枝去了,这活一天能挣个四五十块钱,到了傍晚回家一看,院子里炊烟袅袅,吴晓东已经把火锅给支了了。

    砖头垒的灶台,下面生火,上面是个大盆,这时候锅里的水已经开始翻花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来,今天咱哥俩改善改善,涮羊肉!”

    郑德武一看,心里咯噔一下!这特么又是把谁家羊给偷来了?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