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107 洞天真香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“涨潮?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灵气剧烈波动紊乱。”

    听老刘慢慢解释,余逸才知道。

    国内现有道场廿三。

    就是“十市十三墟”。

    十市灵气非常稳定。

    不管是三十年前跟随灵气复苏第一批开市的京畿、龙蟠,还是八年前才刚开市的戈川。

    除了开市前半年,时有小股乱流外,一旦稳定下来,皆是稳如死狗。

    十三墟则时常不稳。

    并且貌似跟开墟时间长短没太大干系。

    当年与京畿、龙蟠两市一起开墟的有五墟,到如今已经过去三十年了,还是平均每两三年都要涨潮一次。

    涨潮实则是一种美化的说法。

    其实每次灵气紊乱波动,不一定都会给修行者带来正面效果。

    但时局如此,一切都太稳定了,稳定得有些过火,稳定得有些固化,与修行这种与天争与地斗的内质严重相悖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修行者对这种新奇、叵测、机遇……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当然,大部分时候,涨潮是会翻卷出来一些好东西的。

    就像潮退之后,沙滩上留下来的海鲜贝壳,以及附近沉船携带的器物宝贝……

    “商墟开墟今年第十五年,涨潮过四次,上一次是两年前,还是有很大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确定详细日期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但玄天宗、自然门、中华动物保护协会等各有法子,可以估测大概范围。

    譬如这次,我是听一位宗门前辈说,自然门二十四节气使中的一位根据商墟附近生物异象,推衍出来,此次涨潮,应该是从本月到农历新年之前。”

    余逸皱眉:“既然是赶潮客,为什么要在中州逗留,不直接去商墟,也好早做准备?”

    “你文科比我厉害,应该不用我给你解释,墟这个字什么意思吧?那种地方,只有老派修行者才能适应长期滞留。赶潮客都是腰缠万贯之人,习惯了文明社会的各种娱乐享受,如何适应得了?反正中州距离那边就三个多小时的车程,涨潮一次最少二十四个时辰,而且提前天地会有反应,见到异象再赶过去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农历新年前?

    麻痹痹的,要是这潮一直不来,接下来几个月居委会可是够呛的了。

    暂时按下这份憋躁不爽,向刘尔问询了杀伤性武器的事。

    '这东西学名叫做叫作‘噬灵石乳’,倒悬生长在灵涡矿洞的上方。

    喜吸收灵气灵涡,同时可以守护灵涡不被生灵觊觎。但遇自然空气则会挥发消散。

    守护灵涡矿的方式很奇特,专门针对体有灵气的生灵,譬如我,别说被直接刺一下了,就是直接拿手接触,也会浑身灵气激荡,刚坐完过山车一样,很不舒服。所以我们的镇灵刺,都是有外壳的,既是防止挥发消散过快,又保护像我这样的使用者。

    但很奇异的点是,它又对普通人完全没影响,比如你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‘噬灵石乳’,可能跟旅游时看到卡斯特地貌岩洞下的钟乳石差不多,拎在手里,随便把玩。

    所以有时候,你不得不感慨天地自然的玄妙莫测。“

    “这东西很少吧?”

    “极少。开采难,保存更难。我所知道的,唯一拥有合法开采权的,只有政府和校企。”

    “五宗六门三会中的校企?以前旧江湖里的销器门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也是六大件中镇灵刺和警讯石的制造商。”

    余逸搓着牙花子,红顶商人啊。

    听起来就很不好相与的样子。

    刘尔看出了他的想法,点头:“校企之人出了名的难打交道。中州只有一个办事处,在冠城区。我是没有门路的。马洞主比我还不堪。我建议你看你寒姨那边有没有什么路子,毕竟她是那边刑警副大队长。”

    余逸摆摆手,“再说吧。我还有一个更直接的突破点,不过要暂时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靠近了刘尔些。

    左手一抖,一个两寸长的莹白精灵跃然而出,波动于指尖之上。

    “发了点小财。先还你。“

    余逸第一次看到老刘眼中闪出震惊之色,“余逸……你居然……可以把灵涡自由藏匿?”

    说完,面色一紧,二话不说,甚至都没问他从哪里弄来的,立即收了灵涡,归于太阳穴。

    见余逸张口要说话,立马摆手制止。

    闭目,侧耳,认真感觉过后,面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但还是用上了灵音,认真交待道:“不要告诉我原因,也不要告诉任何人。这件事情太不合理,干系也太大,以后最好不要在人前显露。”

    余逸先前见孙人杰震惊得下巴快掉下来过,没太在意,因为在他心里,孙人杰就是个LowLow。

    此时见刘尔这样,才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有心相问,但苦于不懂灵音。

    刘尔却是看懂了他的困惑,主动解释道:“之前我就有些疑惑,你身上是怎么藏着那么多东西的,现在看来,你那传你符道的师父一定是给你类似传说中储物空间的宝器了吧。而且一定是品级不凡。我大师伯当年就在闯墟中得到一枚储物戒,里边足有十尺见方,震惊一时,当时是我们信字堂唯一空间宝器,但也装不了灵涡这种半灵之体。你这品级一定更高。所以,千万不要泄露,否则甘小芸因为修炼‘元辰暝灵水’小有所成遭人觊觎,你甚至比她危险十倍百倍。居委会的身份,都不一定护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余逸楞了。

    十尺见方的空间储物戒都牛逼成这样了,都“足有”了,那我这十几个平方的洞天咋办?

    别说装灵涡了,按照“青级,可升”的品质,“纳天地万物”的功能,“遇十类碎片拓展;见‘洞天福地’升级”的注意事项,以及当日抽到“别有洞天”时产生的幻象,假以时日,等真正拓展升级完毕,能不能自成天地另说,怕是活人活物都能塞进去,那又该咋办?

    我天,突然感觉我好富有!

    我好危险啊!

    但是……怎么就这么爽呢?

    这时,有女生过来摊位前咨询,有些面熟,好像也是食科大二的。

    难得生意上门,刘尔赶紧站起来讲解。

    余逸听了几句,发现老刘根本不是这块料,太粗暴太直接,几句话的功夫,把协会“无趣”、“较真”、“死贵”等几大弱点尽数亮出。

    清咳了几声,正准备帮忙,突然扫到一人。

    眼前就是一亮,张手招呼道:“贺主席,贺大主席,这边。”

    贺向阳看到余逸,身形微凝,笑容瞬间荡漾了起来,三下五去二解决掉旁边陪同的几个人,步履如飞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很多事情想通了,换个角度去看,感觉自然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那次回去后,将余逸和李大麻子的事,在父亲面前略略提了一嘴。

    父亲听说李大麻子看见余逸跟看见亲爹了一样。

    跟隔壁阿姨约好的交谊舞都没去跳,敦敦教诲了他半个晚上。

    一遍又一遍的说,这种人,就算结交不了,也万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何况,昨天下午刚跟余逸关于“国家奖学金”的事进行过一番友好交流。

    自觉关系有些上了道的意思,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余逸学弟,你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跟老刘弄了个协会,招新不利啊,你主席大人经验丰富,来帮我们指导指导工作?”

    贺向阳二话没说,先找到桌上的表格填了自己名字,然后交了两百块钱,这才说话,“说什么指导,见外了不是。余逸,咱们协会,现在有多少人了?”

    余逸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那边大二女生愣着,笑容和煦,比阳光还阳光道:“你是食工4班,叫叶……影是吧?去年你们那届军训的时候,数你们宿舍的内务做的最好。怎么样,对咱们协会的章程了解了吧?感觉怎样?“

    本来正准备撤退的女生,顿时红了脸,期期艾艾:“嗯啊……了解……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恭喜你,以后就是咱们协会的一份子了。微信还是现金?”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微信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滴。刘尔,咱们协会,微信转账是扫这个二维码吗?”

    刘尔: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